首頁新聞評論台灣兩岸軍事台商健康文化旅遊視頻資料周刊社區專題藝購
文化信息文化觀察文化人物考古發現古今雜談文史知識文明探源申遺·保護文物收藏悅讀

良渚古城遺址出土文物拼圖

  在中國新石器時代晚期,長江下遊環太湖流域曾經存在過一個以稻作農業爲經濟支撐的,出現明顯社會分化和具有統一信仰的區域性早期國家。距今4300年至5300年前的良渚古城遺址,是它的權力與信仰中心,爲實證中華五千多年文明提供了重要的實物依據。

    2007年发现的良渚古城,城分三重,占地630多公顷,被誉为“中华第一城”;2015年发现的良渚古城外围水利工程,是中国最古老的大型水利工程遗址;出土的诸多精美玉器,是中国玉文化史前高峰的遗产,也见证了阶层分化;埋藏地下、储量可观的炭化稻米,印证了兴旺的稻作农业,和手工业遗存共同成为社会分工复杂化的写照。

    2019年7月6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3届会议上,中国申报的良渚古城遗址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说,它代表了中国在5000多年前伟大史前稻作文明的成就,是杰出的城市文明代表。

    相關鏈接:

             良渚古城遺址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良渚”面世83年大事記  

             良渚古城遺址考古故事:神奇“玉琮王”如何發現?  

             良渚遺址考古:向世界實證中華文明五千年    


二裏頭遺址出土文物拼圖

    1959年秋季,对二里头遗址的科学考古发掘正式开启。目前二里头遗址发掘总面积超过4万平方米,发现了大规模的宫殿建筑群、都邑格局和作坊遗迹,出土文物万余件,成为寻找夏代最重要的一把钥匙。

    2004年,二里头遗址发现一座东墙长300余米、北墙残长约250米、西墙和南墙分别残长100余米的宫城,总面积10万余平方米。虽然仅是明清紫禁城的七分之一左右,却是后世中国古代宫城的鼻祖。

    二里头遗址出土的器物色彩绚丽、纹饰精美,得益于技术先进的官营手工业作坊。考古人员在宫城遗址南部发现了近2万平方米的青铜铸造作坊,陶窑、坩埚、铜矿石、木炭、陶范等一应俱全。

  一件長64.5厘米的綠松石龍形器,是二裏頭文化的傑出代表。這條龍由2000余片綠松石組成,巨頭蜷尾,龍身曲伏有致。其制作之精、體量之大,在早期龍形象文物中十分罕見,堪稱中華民族龍圖騰最直接、最正統的根源。

    相關鏈接:

             二裏頭遺址:打開神秘夏朝的文化密碼  

             二裏頭夏都遺址博物館今年十月中旬開館  

             洛陽二裏頭遺址發掘保存最完整的最早宮室建築  


陶寺遺址出土文物拼圖

    陶寺遗址位于山西省南部的襄汾县陶寺乡,地处汾河岸边、临汾盆地。考古發現,这里有一处面积约280万平方米的城址,距今4300年前至3900年前。在这里发现了已知最早的测日影天文观测系统,发现了到遗址发掘为止最早的文字,发现了中国已知最古老的乐器,发现了中原地区已知最早的龙图腾,发现了到遗址发掘为止世界上最早的建筑材料——板瓦,发现了黄河中游史前最大的墓葬……

    陶寺宫城基址保存较为完整,自成体系,规模宏大,形制规整,并具有突出的防御性质,是目前考古發現的中国最早的宫城。2005年至2007年,考古人员在陶寺遗址发掘出宫殿建筑基址,在海内外考古界引起轰动。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考古专家和天文学家初步得出的结论,陶寺观象台形成于约4100年前,是目前考古發現的世界上最早的观象台。

  陶寺遺址發掘者認爲,陶寺王墓、宮城等所體現的“王權”社會,各類禮樂器所反映的“禮制”文明,以及最早出現的“銅器群”,均與夏商周三代文明以及逐漸形成的華夏文明有明顯傳承關系,是華夏文明衆多根脈中的“主”根。

    相關鏈接:

             陶寺遺址:不知驚奇宮阙,今夕是何年   

             考古專家熱議陶寺遺址:證實堯都诠釋最初“中國”  

             陶寺考古40年:層層打開的秘密    


三星堆遺址出土文物拼圖

    三星堆最早被人们发现是1929年,但真正让人知晓是上世纪80年代:大批珍贵文物出土,叹为观止,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發現之一”。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认为,以三星堆为代表的古蜀文明在夏商时期已进入“古城、古国、古文明”阶段,“是中华文明起源多元一体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观点后来成了学术界共识。

   在三星堆的出土文物中,青铜尊、罍以及玉璋、玉琮、玉璧、玉戈等与黄河流域一致,显示三星堆具有中华文化的共同属性。而迄今全世界发现的年代最早、树株最高的青铜神树,国内现存年代最早、最大、最完整的青铜立人像,世界上绝无仅有的青铜纵目面具等造型奇特、大气恢弘、内涵丰富的古蜀王国杰出“作品”,既昭示古蜀文明的辉煌灿烂,也彰显中华文化的丰富性和多样性。

    作为长江上游文明中心的三星堆,目前已发掘的面积仅为千分之一左右。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将重启对三星堆遗址的深入调查、勘探与发掘,进一步揭示三星堆神秘古国的真实面目。

    相關鏈接:

             你從哪裏來,三星堆?  

             四川青白江发现先秦墓葬 或揭三星堆之谜   

             三星堆博物館:述說瑰麗的古蜀文明   


婦好墓出土文物拼圖

    集王后、将军、祭司、母亲于一身,1.6吨青铜器随葬。妇好——这位中国历史上有据可考的第一位女将军,将3000多年前商代王室生活图景展现给今人。

  婦好,是我國通過考古認識的年代最早的“有名有姓”的人物,也是甲骨文記載和出土文物相印證的第一人。婦好墓的發現,提供了解開商王朝曆史的多把鑰匙。

    1976年被考古学家发现的妇好墓,共出土青铜器、玉器、骨器、土海贝等精美文物1928件,是世界文化遗产、中国商代后期都城遗址——殷墟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墓葬。不仅完善了商代后期出土文物的年代学判定标准,而且全面反映了商代后期的生产力和社会发展水平。

    相關鏈接:

             你好,我是婦好! 

             全能王后妇好:率领将士四方征战 軍事权力高  

             河南安陽舉辦“鳳歸大邑商——殷墟婦好文物安陽故裏展”   


滿城漢墓出土文物拼圖

    首次发现的两套完整的“情侣款”金缕玉衣;体现古人智慧和超前环保意识的长信宫灯,汉代成套的行酒具……这些都出自于2100多年前的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和妻子窦绾的墓葬。

    玉衣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墓葬时使用的殓服,刘胜与窦绾墓出土的两套金缕玉衣外观与人体形状一样,均由玉片组成,玉片之间以金丝加以编缀。

    出土于窦绾墓的长信宫灯是汉代青铜工艺的巅峰之作。外形犹如执灯曼舞之宫女,宫女呈跪坐服侍之姿态,灯盘可转动,灯罩可开合,能根据需要调节亮度和照射方向。烛火的烟可以通过宫女右臂进入体内,使烟尘附着于内壁以保持室内的清洁,体现了古人超前的环保意识。

    满城汉墓中出土了大量的酒器,如行酒令用的骰子和钱。最具代表的错金银镶嵌铜骰,共18个面,其中16面标有“一”到“十六”数字,另两面为“酒来”和“骄”字,骰子表面用金丝、绿松石、红玛瑙镶嵌出纹饰。

    相關鏈接:

             滿城漢墓:點一盞長信宮燈,看不盡金縷玉衣  

             國博舉行紀念滿城漢墓考古發掘50周年特展  

             河北满城再现中山靖王刘胜陪葬墓 发掘前有盗洞(图)   


法門寺地宮文物拼圖

   1987年,随着法门寺封存1113年的唐代地宫大门被重新开启,4枚佛指舍利,以及消失千年的秘色瓷、来自东罗马和伊斯兰的琉璃器等2000多件唐代宫廷文物重见天日,佛教文化、宫廷文化、异域文化交织相融的盛唐气象扑面而来。

    据统计,除佛骨外,法门寺地宫还出土了以下文物:金银器121件,琉璃器20件,瓷器17件,珠宝等400件(颗),石质文物12件,漆木器及杂件19项,丝织品及衣物700多件,以及数万枚铜钱。在地宫甬道内发现的“监送真身使随真身供养道具及金银宝器衣物帐”石碑,详细地记录了封存物品的名称、物主、规格、材质等。

  得益于法門寺唐塔地宮出土的文物,近年來我國在茶文化、香文化、秘色瓷等領域的研究取得了開創性成果。其中,秘色瓷的出土破解了我國陶瓷史上的千古謎題。

    相關鏈接:  

             法門寺地宮:盛唐之光,佛國之秘  

             陝西法門寺琉璃器見證絲路交流   

             陝西學者研究認爲:法門寺“小金龜”原是香爐   


海昏侯墓出土文物拼圖

    2011年3月,汉废帝刘贺的安息之地被盗墓贼打出了一个14米深的盗洞,抢救性发掘由此展开,揭开了两千年前汉代侯国的神秘面纱。令人欣喜的是,盗墓贼并没有得手,墓园中出土了金器、青铜器、铁器、玉器、漆木器、陶瓷器、纺织品和竹简等各类珍贵文物一万余件,其中,尤以数量惊人的“金器堆”轰动一时,被称为“黄金大墓”。经过8年时间的考古发掘,专家认为,海昏侯国系列遗存是我国目前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

    海昏侯墓考古还创下秦汉考古史上的多个第一:长江以南地区首次发现的大型车马陪葬坑;发现我国最早的孔子像;发现我国古代最早的中药炮制品实物。5200余枚出土简牍中的多重惊喜,包括:保存有“智(知)道”篇题的海昏简本《论语》,是在汉魏时期就已失传的《齐论语》;海昏简本《春秋》的发现是春秋经传在出土文献中的首次发现;首次发现了“六博”棋的行棋口诀,有助于研究汉代的社会风尚;“养生”书提供了失传已久的“容成阴道”类书的可能面貌。

    相關鏈接:

             海昏侯:不僅僅是“黃金大墓” 

             西漢海昏侯墓簡牍中發現多種儒家典籍失傳版本 

             海昏侯宝藏惊艳亮相 感受辉煌汉王朝  

             專題:南昌西汉海昏侯墓抢救性考古发掘    


兵馬俑拼圖

    1974年,秦陵兵马俑重见天日,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震撼世界的同时,也陆续解开诸多历史密码。这个秦始皇地下军阵自发现以来,承载与见证了中华古代文明与现代科技进步,成为文明交流的重要参与者。

    40多年来,随着考古工作的铺开,在秦始皇陵区发现了各类陪葬坑、陪葬墓等600余处,出土了包括秦兵马俑在内的珍贵文物6万余件。尽管这只是秦陵极少的一部分,但专家从中获取的历史信息令人惊叹。

    这些身高八尺左右的“彪形大汉”千人千面、造型逼真。这些体型高大、造型精致的兵马俑是怎样制作的,是考古工作者多年来考察和研究的重要课题。兵马俑的塑型及细部雕刻集传统泥塑技法之大成,并经过能工巧匠的创新,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

    相關鏈接:  

             秦俑!秦俑  

             揭秘:兵马俑靠什么确定站位 最大的陪葬坑是哪一个   

             看過那麽多兵馬俑,你知道裏面還有個綠臉的嗎  

             兵馬俑彩繪首次發現古人人工合成“中國藍”“中國紫”顔料   


曾侯乙墓出土文物拼圖

    1977年9月,一支部队在随州擂鼓墩平整山头、兴建厂房时,偶然发现这座战国早期大型墓葬。1978年3月,以湖北省博物馆谭维四为队长的考古队开始实地勘察。曾侯乙墓出土文物包括九鼎八簋,和编钟、编磐为主的礼乐器。

    曾侯乙编钟共有65件,编成八组,悬挂在三层钟架上,全套编钟总重量2.5吨。这是迄今发现的中国出土数量最多、最完整、重量最重、音律最全、气势最为宏伟的一套青铜编钟。

    十二律俱全的64件青铜双音编钟(不包括楚王所送镈钟)、玲珑剔透的尊盘和完整地书写二十八宿名称的衣箱等,体现了先秦时期中国在艺术、技术、天文等方面的极高成就。除了曾侯乙编钟,曾侯乙墓还出土了编磬、琴、瑟、排箫、竹箎等共九种125件乐器。

  隨之而來,關于史料中鮮有記載的、曾侯乙的故鄉“曾國”也再次進入考古學家和史學家的視野,“曾國之謎”得以層層剝開……

    相關鏈接:

             “音樂寶藏”曾侯乙墓:“爆款”的中華文明悅耳之音   

             湖北省博物馆多项5G应用落地 曾侯乙编钟全息投影亮相  

             湖北随州又现曾侯墓 明确身份的曾侯又增两位   

             湖北出土“曾侯乙编钟的先声”钮钟 揭示宫调系统新格局  


“南海I號”文物拼圖

    “南海I号”,是一艘在海底沉睡了800多年的宋代古沉船,1987年发现于广东省川岛海域,2007年实施整体打捞入驻位于广东省阳江市的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2014年开始大规模保护发掘工作。

    “南海I号”木船体残长约22.1米,船体保存最大船宽约9.35米,是目前世界上发现年代较早、船体较大、保存较完整的宋代远洋贸易商船。

    最新的考古发掘显示,“南海I号”出水文物总数超过18万件,包括各类金、银、铜、铅、锡等金属器,竹木漆器,玻璃器以及人类骨骼、矿石标本、动植物遗存等,其中尤以铁器、瓷器为大宗。此外,船舱内还发现了咸鸭蛋等特殊商品。

    相關鏈接:

             南海I號:從“海上敦煌”到“水下殷墟”   

             宋代古沈船“南海I號”船貨清理基本完成   

             絲路“船”說——探秘“南海I號”展覽在廣州開幕    


“華光礁一號”文物拼圖

   1996年,南海琼海潭门的一位老渔民在捕捞作业时,偶然发现了一艘千年沉船,水下考古工作者以地理位置为其命名——“华光礁Ⅰ号”。这是我国在西沙群岛的远海地区发现的第一艘古船。此后13年里,511块被海水浸泡了800余年的木质船板,被水下考古队员逐一托出水面。这艘宋代的远洋航船,经过自然侵蚀和人为破坏,已是满目疮痍,但抢救下来的三分之一船体,仍为我们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历史資料。

    相關鏈接:

             “华光礁Ⅰ号”打捞工作历时13年 船体仅抢救1/3  

             南宋沈船“華光礁I號”:800年前擱淺于西沙珊瑚叢  

             “華光礁I號”沈船文物亮相海南(圖)  

             “華光礁1號”南宋沈船借新技術將現“原形”   


江口沈銀遺址文物拼圖

    “彭山江口沉银遗址”经过2016年至2018年两期科学的水下考古发掘,取得了重大突破和重要成果,对研究明代的政治制度、社会经济和物质文化乃至明末清初的社会历史走向都具有重要意义。本次发掘不仅是中国考古界首次在内水区域采用围堰技术发掘,还运用了大量当代科技手段探测,是我国水下考古发展史中重要的实践。

    第一阶段考古发掘工作2017年4月12日结束。目前已发掘2万余平方米,出水文物3万余件,其中“金册银册数以十计,金币银币数以百计,金器数以千计、银器数以万计”,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2018年4月20日,2017~2018年度水下考古取得重大成果:首次出水明代蜀王金宝,据明史记载,皇子封亲王,授金册金宝。世子承袭王位,止授金册,传用金宝,也就是说每个藩王府只有唯一一枚金宝;首次挖出“三眼火铳”以及刀矛箭镞等大量兵器,确认了江口为明代古战场遗址……

    相關鏈接:

             “江口沈銀——四川彭山江口古戰場遺址考古成果展”成都啓幕 

             專題: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部分文物亮相 璀璨夺目  

             500余張獻忠“江口沈銀”文物亮相國博   


甲午海戰沈艦水下考古成果拼圖

    2016年10月,“丹东一号”沉舰(致远舰)水下考古调查项目结束,共发现(提取)文物计200余件,多为船体构件、船员生活用品及武器配件,其中包括盘心有“致远”二字的餐盘、铜加特林机枪、57毫米哈乞开司炮的肩托和炮弹壳,还有一个单筒望远镜,物镜上刻有致远舰大副陈金揆的英文名字。大副是致远舰上官职仅次于舰长邓世昌的重要人物。这也成为证实沉船身份的又一有利物证。

    2018年9月25日,在辽宁大连庄河老人石附近海域,“经远舰”水下考古调查工作圆满收官。“经远舰”对于近代史、海军发展史、世界海战史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考古队员在海床面以下5米处发现悬挂于舰舷外壁的木质髹金“經遠”舰名字牌,确证沉舰为“经远舰”。

    2019年9月2日,“威海湾一号甲午沉舰遗址保护区域划定论证会”在山东威海刘公岛上举行。经专家论证,历经两个月的水下考古调查,现已基本确认清代北洋海军旗舰“定远舰”的沉灭位置,并出水一批沉舰遗物,这是2014年以来北洋甲午沉舰系列调查与研究工作的又一重大成果。

    相關鏈接:

             策劃:“定遠艦沈艦遺址”現身  

             策划:沉没124年 甲午海战北洋水师“经远舰”现身  

             策劃:“丹東一號”沈艦(致遠艦)水下考古成果    

编辑策划:虞鹰   制图:虞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