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
藝購
新聞 综合新聞
六福彩票
华夏经纬网   2019-10-09 09:20:10   
字號:
近期熱詞
深港通  洪秀柱  樸槿惠  複興航空  菲德爾卡斯特羅  特朗普  “東方之星”長江傾覆  控煙  

    “无障碍”还是有障碍

  這是一個讓人扼腕的故事:無障礙出行的一位推廣者,死在一條存在障礙的路上。3個月前,北京“截癱者之家”創始人文軍在又一次考察無障礙出行路線時,坐著輪椅摔倒在地,再沒醒過來。

  這條路上,沒有警示線或指示牌,盡頭是一個離地約2.2米的地下車庫入口。人們推測,坐在輪椅上比常人低半個身位的文軍,因爲輪椅的重力,很可能沖下去時頭部著地,導致死亡。

  根據《2018年殘疾人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過去7年裏,自國務院頒布實施《無障礙環境建設條例》後,國內已出台475個省、地市、縣級無障礙環境建設與管理法規、政府令和規範性文件,1702個地市、縣系統都開展了無障礙環境建設。

  盡管如此,一個需要面對的問題是,這些設施中有很多無法真正利用。中國消費者協會和中國殘疾人聯合會2017年的百城調研數據顯示,國內無障礙設施整體普及率爲40.6%,處于較低水准;除此之外,還存在部分無障礙設施被占用、維護不到位、設計存在問題等情況。

  一些情況令人哭笑不得:不少標著“無障礙”的衛生間常年封閉,堆滿拖把、掃帚等清潔用具;有的雖然開放,但搭配了一扇很難推開的彈簧門;武漢一個小區門口,一條20米長的坡道,拐了8個彎,盡頭是台階。

  有一回,張娥需要使用機場的無障礙衛生間。她跟著指示牌到了門口,卻發現衛生間被鎖住。她等保潔人員來到,等他們把門打開,把存放的大包小卷挨個拉出。一個多小時後,她終于進了衛生間。剛挪到馬桶上,拽著扶手,她聽到“哐當”一聲,手裏的扶手連同螺絲一同從牆上掉下來,她一頭栽到牆上。這個原本已在美國獨立生活多年的女孩,感覺自己跌回了小時候那種“寸步難行”的狀態。

  在西安,“無翼飛翔”公益中心4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花了3個多月,對三環以內的城市主幹道、次幹道的坡道做了實地調查。他們所拍攝的3338張圖片中,有1191處問題點。不能使用的坡道“千奇百怪”:有的年頭太長,過于老舊完全斷裂;有的路口被一根堅固的柱子堵住了,只留下三四十厘米的縫隙;路邊的小商戶攤位擠壓了人行道所有的留白……

  比起不完善的設施,更令人驚詫的是人們的不以爲意。直到今天,很多人仍然疑惑,“在路上,哪兒有那麽多的殘疾人啊?”

  中國殘聯數據顯示,當前國內各類殘疾人總數已達8500萬,等于幾乎每100名中國人裏就有6名是殘疾人。

  轮椅上的視頻博主“大程子好妹妹”认为,中国的无障碍环境多数情况下还不友好。因为社会环境对残疾人直接或间接地表现出“居高临下”,这些残疾朋友甚至丧失了自己的权利意识。

  “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也沒有人站出來提出改造的要求,反而覺得應該要自己來消化。”她說,“這些殘疾人都躲起來,變成了隱形人。”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魏鵬剛調研西安道路無障礙設施發現的情況:有的坡道斷裂,或幹脆無坡道。受訪者供圖

  門被堵了,他只能撥打“120”求助

  張娥9歲時因車禍腰椎嚴重骨折、下肢癱瘓。她在國內求學時,母親爲了接送她,只能辭掉穩定的工作,以打工換取相對自由的時間。從本科到研究生7年,張娥的班裏每個同學都送過她回家。趕上大家都比較忙,她要挨個去問,“今天你可以嗎?”

  她形容,每次想到出門,“感覺就像是要爬一座大山。”她想去參加某個活動,但如果地點在高層,必須放棄;她有意做奧運會志願者,可打聽到學校接送志願者的大巴和培訓地都有台階,還要專門讓其他志願者“保障”她,只得打消念頭。“那是種機會因爲可以改變的障礙直接磨滅的滋味。”

  和這個群體裏的所有人一樣,張娥太希望可以被“平等”對待——不是僅僅提供所謂的“幫扶”,而是給她們自己能行走的坡道和電梯。

  因爲身患先天性運動性神經元腓骨肌萎縮症,紀尋的求學生涯也障礙重重。實驗班在樓下,平行班在樓上,她請學校安排樓層低一點的教室,實驗班因爲成績拒絕她,平行班的班主任怕她給別人帶來麻煩,她“像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

  她最終被分到了平行班,4樓,爬了3年。後來,她的成績竄上了榜首,可依然沒有去“提優班”上課的資格——結束一天的課程後,“提優班”學生還要前往另一幢教學樓的二樓補課,這種路線,對她來說近乎于“翻山越嶺”。

  學校裏的廁所設在一層,沒有馬桶,每次如廁,她要下到4層,費盡力氣“站著”上廁所。經常有人指責,“你又把廁所搞髒了”。

  一些人坐上輪椅,是因爲脊髓損傷。由于癱瘓平面以下的皮膚失去了交感神經支配,沒有散熱作用,往往有排汗障礙,遇上夏天,他們要時刻掂量著溫度避免中暑。

  截癱患者的感覺神經和運動神經都處于受傷狀態,簡單來說,就是下半身沒有知覺。首先,痛感神經無法啓動保護機制,坐久了,血管被壓迫,供血出現障礙,很容易導致局部組織無菌性壞死,形成壓力性潰瘍,俗稱“褥瘡”。

  出行在外,考驗他們的還有尊嚴。難以啓齒的話題是,他們必須要面對大小便失禁。他們的行李往往比普通人要多出些東西:大包的尿不濕,或者再加上導尿手套和塑料導尿管。

  尴尬甚至可以出現在一頓飯的時間。記者參加的一次聚餐,幾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在興頭上喝了些酒,結局是紛紛尿了褲子——那裏沒有無障礙衛生間。

  更多的時候,危險是隱藏的。坐在輪椅上,他們比一般人視角更低,如果路況突變,風險往往倍數增長。

  很多殘疾人都在不知不覺中,因爲路口突然出現的台階而摔過跟頭。他們摔下的姿勢往往觸目驚心:連人帶輪椅一起斜摔在地上,或是輪椅直接倒扣,搞不好還會出現二次傷害。一些人不知不覺間發生過骨折。

  另一種情況也是常有的:走了很長一段人行道,到了盡頭發現沒路,只好原路返回,拐到馬路上,與機動車一同穿行——這意味著,一旦出事,還要承擔違法的責任。“大程子好妹妹”就曾出過一次車禍。當時,人行道被堵,她被迫移到馬路上。一輛小貨車從後面追尾,把她撞到地上。

  西安“無翼飛翔”公益中心的魏鵬剛曾調研過當地一個公園,發現5個標示著無障礙的衛生間,一個都用不了。有的門前台階就有20多厘米;有的裏面堆著橫七豎八的清潔工具;有的門只有五十幾厘米寬,比輪椅整整短了一大截。幾厘米之差,意味著行程的截斷。

  “人家望梅止渴,我們望廁所興歎。”他無奈地笑。

  此外,一些司機公共意識不強,占用了無障礙通道。這些車輛停在無障礙通道處,並未得到監管與處罰。文軍的好友、北京截癱者之家曾經的負責人唐敬新曾在小區門口犯過兩次難。那是晚上11點多,他劃著輪椅來到小區,樓門卻被堵了——有人把車橫在了小區門前,只留出一個人的身位。

  他叫來小區的保安。等了一個多小時後,保安喊來兩三個人,一起把他連人帶輪椅舉起,從車頂與門頂的縫隙裏塞過去了。

  另一回更加無力。他從樓道下去准備出門,可門再次被堵。這一次,他連保安也喊不到,拿起電話,他只能按下“120”。

  “無障礙”設施傳遞出一種對殘障者的態度

  愛好旅行的紀尋,在美國和法國生活了5年,去過近30個國家自助旅行。在國外,她可以開著電動輪椅,在指定的道路上穿梭,有時比走路還快,那時候,她常常忘了自己殘疾的事實。在水城威尼斯,她幾乎沒費功夫,就找到了一個可以讓輪椅上岸的碼頭;在摩洛哥,無障礙設施並不達標,但旅行社在她去沙漠前,爲她准備了可移動馬桶和洗澡椅。

  回國後,紀尋每一次出門卻會“提心吊膽”,“走到哪兒就會有個地方是幾層台階,下不去。”她不得不舍棄了電動輪椅。這種輪椅加上人一共400多斤重,“不得不找人幫忙時,你說怎麽擡?”

  “說走就走的旅行”,對這些人來說太過遙遠。坐飛機時,購票時沒有殘疾人座位的特定選項;乘坐機場擺渡車又是一輪折騰。爲了預約機艙輪椅,每一次,紀尋都會提前兩天以上給航空公司打電話。可現場還是會出各種岔子。

  機艙輪椅數量有限,約不上只能坐普通輪椅——這意味著,他們只能坐輪椅到廊橋末端,從飛機口一路到座位還要人擡著;有時候,他們自己的輪椅在航空托運中摔壞了部件,還得再去送修。

  不少人有過這樣的經曆:因爲助殘車遲來,擺渡車早已開走,自己被孤零零地甩在停機坪。在國內,多數情況下助殘車更像是升降機,不提供全程接送服務,只把他們帶上擺渡車。他們已經習慣了等所有人走光,再下飛機。往往登上擺渡車的時間要比普通人晚上20分鍾。一上擺渡車,迎面而來的可能就是普通旅客的不滿。

  相比于其他的公共工具,高鐵的無障礙設施最爲完備,通常還會有無障礙車廂。可這節車廂的位置往往沒有任何的標識。不止一次,紀尋向工作人員求助,可對方和她一樣一頭霧水,她只能自己找。

  這些人大都習慣了在普通車廂的過道裏湊合——如果要麻煩乘客換座位,又得花費成本溝通。

  重慶“吾輪翻滾”組織發起人鄒蜜,是中國殘聯系統的無障礙“督導員”,從今年5月開始,對重慶輕軌的無障礙設施進行測評。投入工作後,她的測評項目從最初的20多個跳到了40多個。在她的印象裏,有的站台和車廂之間的高差達到20厘米,沒有銜接的坡道;有的爬樓機只通往購票處,再進站只有扶梯,可輕軌裏的扶梯多數只有上行沒有下行。

  “大程子好妹妹”曾對杭州地鐵做過“測評”。出行前,她預約了工作人員一對一的接送站服務,可在無障礙設施相對完善的杭州地鐵裏,她還是頻頻卡住。

  因爲連接地鐵和地面的折疊板與地面存在高差,工作人員不會將輪椅翹輪,她被輕微地撞擊了幾次後才進了車廂;工作人員推著她打算從臨近的車廂穿行到無障礙車廂,可車廂中間的距離根本不夠,她們只好在下一站重新下車、上車。

  纪寻发起过一份面对残障人士的调查问卷,回收了623份有效问卷。结果显示,在选择旅遊目的地的时候,特殊旅行者考虑最多的首先是交通,其次是无障碍设施,之后才是景点。

  在她的印象里,欧洲的无障碍设施较为完善。比如巴黎,城市旅遊局的页面里专门提及景点无障碍的信息;公交系统的网站用红框标注了无障碍线路;经验丰富的残障旅行者撰写了包括旅遊景点、热门餐厅信息的指南。

  相比之下,在中國,這些零星的信息摻雜在普通人的評價中,要他們一點點去扒:從酒店公開的照片裏看道路是否平坦,從客人上傳的房間照片拼湊衛生間的全貌。如果要獲取更細致的信息,往往要打電話給酒店確認,可多數時候,前台工作人員的反應都是茫然。

  和唐敬新一起吃飯的朋友,曾撥打電話詢問餐廳門口的無障礙情況,“輪椅能不能通過?”得到的答案是板上釘釘,“沒問題”。事實是,門口有兩級台階。

  “生命之歌輪友家庭”創始人吳麗紅有自己的一套應對辦法,住酒店遇到廁所有“門檻”,她就拿來房間的椅子對付——椅子放裏面,輪椅在門外,撐著雙手猛地起身挪進去,在衛生間裏一手扶牆,一手拽著椅子,一寸一寸行走。

  就像是一種“潛台詞”,這些“無障礙”設施傳遞出一種對殘障者的態度。“線路完備指示明確的地區,像是在說‘歡迎光臨’。但那些不完善的地方,就差沒有明說‘殘疾人不要來’。”紀尋概括。

  因此,他們不得不把活動範圍盡量縮小到安全範圍。

  他們“貼”走了三四輛汽車,但還有別的車堵在這裏

  張娥記得,在很多個無障礙衛生間的門口,管理者對她理直氣壯地解釋裏面堆滿雜物的原因,“我們這好長時間都看不見一個殘疾人。”

  “以前设施不完善,出行的人少,没有人跟他们‘对峙’,因此,真要用到这些设施,很多管理者常常手足无措。” 她感慨。

  因此,她經常坐地鐵出行,一個目的是,讓工作人員知道她的存在。“我需要你的設施,它的存在有意義,你要不斷保持、維護它,而不是讓它落灰,然後失靈。”

  在路上,她已習慣打量的眼光。

  “你們是不是旅行團?”

  “不是。”

  “是不是殘疾人運動員?”

  “不是。”

  “那怎麽會有這麽多坐輪椅的出門?還跑這麽遠?”

  有人甚至拉住她問,“你爲什麽年紀輕輕不能走路?”

  “一些是出于關心,一些也真的就是爲了獵奇。”張娥歎氣。

  “生命之歌”的吳麗紅參與過一場維權官司。起因是他們在海南三亞的旅行之後,兩個“輪友”要從三亞飛回大連,在機場被航空公司拒載。對方給出的理由是,“你們兩個殘疾人沒人陪同,生活不能自理。”

  按照中國民航局的《殘疾人航空運輸管理辦法》,除另有規定,承運人不得因殘疾人的殘疾造成其外表或非自願的舉止可能對機組或其他旅客造成冒犯、煩擾或不便而拒絕運輸具備乘機條件的殘疾人。

  幾個人打定主意打這場官司,光是賠付不行,必須要對方修改針對殘疾人的管理辦法。曆時10個月,他們勝訴,提出的訴求全部得到了滿足。

  魏鵬剛的“對抗”方式是一種愛心便利貼。這份小小的正方形貼紙,常常存放在他們的背包裏,用于隨手提示擋住了無障礙通道的車主。往往一個月,他們就能用完五六本。

  好消息是,被貼過貼紙的汽車沒幾天就會挪走了;壞消息是,一個月裏,他們“貼”走了三四輛,但還有源源不斷的車堵在這裏。

  告別大城市,這些人生活範圍會縮緊一大圈

  “生命之歌”爲殘疾人提供國內外的旅行服務已經12年了,服務了近4萬人次的肢殘人士,包括2萬多的“輪友”。吳麗紅清楚這些人出行要付出更高成本,就拿租車來說,要租到一輛有無障礙設施的車,費用就比普通車貴出一倍。

  同樣的問題也存在于酒店。在無障礙設施參差不齊的大環境下,星級酒店是更保險的選擇;想要經濟實惠,就要自己不斷地踩點。

  文軍生前組織過11次無障礙出行活動。每次找酒店,他最起碼要劃定七八十個作爲備選,一個個查閱,鎖定了範圍再去現場勘查。他的背包裏,隨時裝著一把折疊尺。進了酒店,他就掏出尺子測量:衛生間的門要寬于60厘米,保證大部分輪椅通行;馬桶與花灑的距離伸手就能夠著,因爲他們需要坐在馬桶上洗澡。

  在“輪友”中,很多人選擇在大城市接受康複訓練,那裏的無障礙設施相對完備。但當回到小城市,障礙會更加明顯。張娥接觸過太多跟她年紀相仿的病友,她明顯感受到,告別醫院的環境,回到老家,這些人生活範圍會縮緊一大圈。

  搬到北京之前,張娥曾辍學了一段時間。她的家鄉在湖北山區,家離最近的學校有六七裏山路,每天上學只能靠家人背。

  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搬家,他們要學著接受現實,“被圈在原地”。

  周游过列国的纪寻,最终决定回国创立一家旅遊科技公司。步入这个维度时,纪寻发现,消除歧视并不是光有意愿就能实现。往往还受制于商业服务、社会福利,等等。

  張娥並不是一開始就打定了主意出國,研究生畢業後,她最大的心願是在北京找份教師工作。考教師資格證時,她卡在了體檢環節。她找到相關部門“說理”,對方的回應是,不好意思,因爲你坐輪椅,“如果突發地震或火災,你怎麽保護學生的安全?”

  她也曾鼓起勇氣去一些公司求職。面試之前,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如實交代”坐輪椅的事實,每一次填寫簡曆,她總會卡頓半晌。

  她甚至弄不清自己的健康状况。那是表格里的“健康与否”栏目。“我根本不知道该填 ‘是’还是‘否’,我觉得我坐轮椅但很健康,但这是他们的标准吗?”

  在那些她沒有注明自己坐輪椅而獲准參加的面試裏,不出意外地,考官見到張娥的第一面,都會問她怎麽了。有人直截了當地告訴她,“你應該早告訴我們”。

  很多人因此不得不轉而投身于“更自由”的職業,要麽創業,要麽幹點兒小買賣。

  吳麗紅曾幫助過殘友開網店。她找到同爲殘疾人的淘寶店主聯合專業人士定期分享經驗,前後3年時間,近500人開上了店鋪。

  可上貨對他們來講並不容易。由于身體原因難以跑貨,這些殘疾人基本只能做分銷或代銷,如果貨源找得不好,幾個月的時間就白白浪費了,沒有一分錢進賬。

  受制于現實原因,“衡量成本”之後,放棄工作是許多殘疾人的選擇。

  紀尋總結,首先,一小時甚至更久的通勤時間,或轉幾道車,對他們來講並不現實;其次,雖然地鐵有相對完備的無障礙設施,但上下班人擠人的高峰期,要得到一個輪椅的身位實屬不易;此外,很多人每月領取最低生活保障補貼,一旦工作,這筆福利就會消失。

  很多人因此打起“退堂鼓”——出門工作也許待遇不佳,通勤又麻煩,可能還不如拿低保來得穩妥。

  “無障礙”面臨的障礙,往往並非成本問題

  無障礙設施形形色色:一條坡道,一個扶手,一個標牌……阻礙它們推廣的因素,往往並非成本。

  “至少很多時候,無障礙設施能否使用,不是驗收項目的硬標准。”東北財經大學無障礙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大連市無障礙建設促進會會長呂洪良說。在他印象裏,除了電梯,多數公共場所的無障礙設施,如果是較爲普通的材質,其實幾百元就可以搞定。

  他對記者說,城市建設需要衆多部門協同,路面一條坡道,可能涉及市政、街道、周圍的商戶等。管理存在交叉後,往往難以協調。他說,最後的結果只有妥協——坡道建設方根據自己能控制的空間來做坡道,如果長度有限,最後可能就會很陡。

  “現在的問題就是大家怎麽能夠回歸到一個統一和基本的標准上來。”清華大學無障礙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建築學院副教授邵磊說,一方面,不同的公共建築對無障礙設施的需求強度和使用強度並不一樣,這些具體的標准需要分門別類地制定,目前規範需要進一步細化。另一方面,在審批監督環節,僅僅依靠政府審批,很多標准難以事無巨細到監管層面。

  他建議,一方面,法律要對此作出基本的規定,且執行要嚴;另一方面,多方利益主體對無障礙的認識和遵守程度需要迫切提升。

  從另一個層面來說,無障礙是個系統工程。要保證殘疾人能劃著輪椅連貫地行駛,就要求無障礙設施不僅僅存在于在某一個場所,而是能夠讓人“一路通行”。一個問題在于,新投入建設的建築有較爲完善的標准,如果要聯動,勢必需要改造周圍已建成的老建築。新舊銜接並非易事。

  迄今爲止,中國已出台的無障礙環境建設與管理文件,以倡議和鼓勵性居多,仍有多個省份未頒布相關的辦法。

  相比之下,一些國家對侵犯殘疾人權利的事件采取強制手段和嚴格的懲罰措施:殘疾人在通行和使用設施中遇到障礙進行投訴,被投訴的部門將會被罰款;由城市規劃管理部門負責無障礙設計法規的強制審查,對無許可證投入使用的,將通過起訴進行處罰。

  呂洪良一直在琢磨,如何能讓各相關部門更好地配合起來。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大連市殘聯兼職副理事長,接到過不少殘疾人反映的問題。問題是,殘聯也只是一個橋梁,“不是執行部門”,公共設施改造的難題還得由相關部門說了算。

  在他看來,城市規劃部門應提出框架性的要求,相關部門設立統一的標准,相關施工單位要經過培訓拿到資質,“至少要有一個人對要求十分明白”。最後,無障礙設施的達標必須成爲驗收可以通過的“死線”。

  一个值得借鉴的例子是,中国台灣地区的新建建筑物必须经台灣无障碍协会检查小组检查。

  而據他的了解,目前在大陸,工程竣工時,卻沒有相關專家或者殘疾人參與其中,“很多時候,一個普通人是發現不了這樣的問題的。”

  邵磊承認驗收引入權威評價的必要,但他覺得,引入更專業的人員測評改變不了本質,有時候“治標不治本”。“情況很複雜多元。不是主觀上不想改,是客觀條件有不同的限制,需要多元解決途徑。”

  邵磊給出的建議是,要重視無障礙包容性,就需要政府增加投入,加大重視,同時實現全方位的公共參與、共商共治。

  總要有人出來作出改變

  多年以後,張娥找到了與自己“和解”的方式。她在美國接觸了另一種社會對于殘障的認識——每個人都可能在生命的某個階段擁有某種程度的障礙;即使存在肢體的殘疾,只要周圍的無障礙設施過硬,這些人依舊可以正常行動,“變成一個很成功的人”。

  她已是周圍人眼中的“勵志”典型,卻不願意被這樣定義。“我不想成爲特例,當你不屬于大多數,反而是證明社會處處是障礙。”她說,“不需要突出我的堅強,不過是環境對我們還不夠寬容而已。”

  如今,面對偏見,紀尋也不再像15歲時一樣躲在教室裏痛哭。她不再認可自己是個“麻煩”的身份,反而理直氣壯地成了一個“麻煩制造者”,有時候,她也會站出來質疑不公正,爭取合理的權利。

  她说,做无障碍出行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总要有人出来作出改变”。“与其说我的工作是想创立一个只有残障人士才可以使用的旅行社,不如说是想让主流的旅遊行业也意识到有无障碍需求旅客的需要。”

  越來越多的殘疾人有了出行的意願。文軍曾十幾次帶領全國各地的截癱人士,到北京、西安、南京、甯夏、成都、三亞等地旅行。每一次,幾分鍾內,限定的名額就會報滿。

  纪寻在她最近的调查结果中也看到,64%的障碍人士每年都会定期出去旅遊,42%的人有过出境旅行的经历。

  無障礙的理念正在推進,在紀尋看來,就像“(小孩兒的)牙齒一點點地長大”。這些人都記得,拿北京來說,舉辦奧運會之前,無障礙設施沒那麽完善,門口常常是幾層的台階,沒有連貫的坡道。如今,他們的輪椅可以定制了,路越來越平了。

  他們也注意到,不少高層次論壇以無障礙爲主題陸續開展。多個知名高校陸續成立無障礙發展研究院。有的城市打出了無障礙城市的標志。

  像邵磊說的,無障礙從來不是一個獨立的範疇,它更是一種融入所有設施裏的屬性。“不能過于靜態化對待,這本身就是一個不斷循環往複,逐漸提升,並形成系統的過程。”

  民間的努力從來不曾缺乏。邵磊曾帶著學生,基于街景地圖數據一點點“摳”出北京五環內公交站點無障礙環境情況。除了坡道,魏鵬剛的團隊還計劃著再把公共衛生間“摸摸底”。

  曾有337位殘障人士聯名給高德地圖寫信,一個月後,高德地圖上線了無障礙電梯的指示服務。

  對不少殘疾人而言,文軍意味著一種“可能性”。這名無障礙出行的推廣者,一直致力于讓輪椅走到更遠的地方。他去天安門看過升旗,去八達嶺爬過長城,去過南非,到過越南,也在印度和尼泊爾留下足迹。

  按照原計劃,今年10月20日,他會再次帶領人們從昆明、大理、麗江一路出行10天,這是他們首次嘗試一次跨越3個城市。

  可惜,他再也沒有回來。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景烁 来源:中国青年报

 

責任編輯:侯哲

共1頁
  网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密碼:   
 
 
 
  已有( ) 条評論 剩余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这里的网络闪银光 老人论坛成老年网友精神角落
·投資怎樣“魚和熊掌兼得”?陸金所、極光金融、余額寶、悟空理財
·你還在誤解網貸嗎?它是金融脫媒!和信貸、合衆e貸、極光金融、PPmoney
·践行买方投顾三载 盈米基金且慢上榜“中国智能投顾(理财)先锋”
·富潤律師事務所組織愛國主義教育主題觀影活動
·錦盛搶占滅活益生菌護膚腹地,開啓微生態新紀元,引爆美容行業
·昆侖山脈更是中國最大的龍脈,葬著三座超級帝王陵曆經幾千年仍然無損
·獻禮建國70周年,陶冶戶外攜千名勇士縱橫戈壁,綻放無上榮光!
·親民誠品勝利會師,在大佛腳下宣誓貨通天下
·亚厦签署启迪科技城装配式合作协议 签约金额达18亿
·泉霸“智能雙模雙系統”恒溫速熱式電熱水器上市
·泉霸G系列速熱式一款超乎想象的速熱式電熱水器
·歌盛世伟业 贺70年华诞-正中企业服务喜迎国庆
·长江证券刘元瑞:产业+金融 精准扶贫重创新求实效
 
推薦閱讀
   
·聚焦70年流失文物回歸成果展
·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大閱兵
·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考古重大发
·中秋团圆月 天涯共此时
·“定遠艦”沈艦遺址現身
·第26届北京图博会 构筑“走出
·“反修例”暴動下的香港亂局
·陕西菜:中国最古老菜系之一 鲜
·《长安十二时辰》刮唐风 展现传
·聚焦“国际軍事比赛2019”
·美俄《中導條約》終成過去時
·聚焦第29屆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
·中國發現亞洲首例霸王龍足迹
·《故宮裏的博物學》:120種奇
熱門點擊
  更多
11月27日至12月5日,習近平訪問西班牙、阿根廷、巴拿馬和葡萄牙並出席G20
習近平開啓亞太之行,並出席APEC第二十六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精彩時評
 
·老人帶頭修路反成“失信人”,地方政府別缺位
·重慶大學博物館,怎麽辦成了“奶奶廟”?
·再審孫小果案,匡扶司法正義
·任然:青年汽車獲1億補貼,重點不在“水氫
·與歸:“量子速讀法”:荒誕的概念,好騙的
·學學女排的霸氣與靜氣
·要補體育課的不只是學生
新聞推荐
  更多
·共享單車貴過公交地鐵,還騎嗎?
·北京地区摩拜单车9日起调价 30分钟内收费1.5元
·都市異鄉青年調查:在外漂泊,什麽時候最想家?
·与乌总统的电话交谈是“疯狂的”? 特朗普否认
·伊朗最高領袖強調伊朗不會發展核武器
·新華國際時評:“和平之泉”恐難帶來和平
·拜登首次公開表明支持彈劾特朗普
精彩博文
 
·[張富學]大陸應積極應對金門期盼實行一國兩制訴求
·[袁周]印航更名對蔡英文所謂“維持現狀”的警示
·[賈永輝]融合发展 汇聚起兩岸和平发展强大正能量
·[陽光不鏽]网信办整顿娱乐八卦账号 “全民星探”等被关
·[寵辱不驚]地铁设女性车厢防色狼? 大声说“不”更有效
·[坐看雲起]各国考试防作弊啥招? 印度高科技韩国查厕所
·[张良骅]台灣人为何对大陆“好感”首次超越“反感”
華夏周刊
  更多
新聞排行
   
新型“太空馬桶”有望解決航天員太空如廁問
奧運財富已被過度透支?奧運季考驗中國財富
奥巴马抵柏林 开始欧洲之行“外交秀”
南投一农药厂失火 百坪厂房付之一炬
民企获成品油批发权 打破中石油中石化垄断
深圳将推行政问责制 媒体曝光事件成重要线
國際知名鋼琴家皮莉斯十一月赴港舉行演奏會
波多黎各法官無罪釋放一名被判刑105年的
台商投资大陆意愿评估 上海闵行成首选城市
苏通长江大桥合龙 刷新四项世界桥梁之“最
  图片新聞   更多
  精彩視頻   更多
新聞中心
大陆新聞 | 台灣新聞 | 港澳新聞 | 国际新聞 | 综合新聞 | 图片新聞 | 熱門點擊 | 重大新聞 | 滚动新聞 | 国台办新聞发布会 | 热门評論 | 新聞说吧
媒體時評 | 看 世 界 | 國際熱點 | 港澳風情 | 大陆人看台灣 | 社會廣角 | 酷文辣評 | 星聞情報站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